下药以后   [db:来源]   
“你对我做了什么?!”樱梦惊呼。“额,给你吃了抹了一点‘巴塞罗拉’,一种新型的催情药物,能让你一个月里保持敏感和性欲高涨。”孙康说。“噢,不!你怎么敢?!”樱梦双手抱着身子喊道,“噢,不,好糟糕!”“额,你怎么了?”孙康关切地问,“你的脸好红。”“我感觉很糟糕,我好热,浑身燥热。下体,下体……”樱梦羞涩扭捏地说。“怎么?”孙康关心地问,“难道药吃坏了?!”“噢是的!你要负责任!”樱梦撩了撩头发,把孙康按倒在床上,跨坐在孙康身上,俯下身在孙康的耳边,火辣娇羞,半带乞求地低语说,“我下体已经湿透了,我要,我现在就要……我受不了了,好痒。”“什么?我没听清。”孙康装模作样地说。“我说,我受不了了!”樱梦窈窕的身子,坐在孙康身上扭来扭去不安分地说。“你说要什么?”孙康坏笑着问。樱梦不再多说,抬起丰满臀部,把孙康的腿按得伸直,然后樱梦一屁股坐在孙康的小弟弟上,一边超性感地娇吟喘息,一边扭动翘臀,用胯间的阴部,使劲来回摩擦孙康的小弟弟。孙康被磨得情欲高涨,看着樱梦发情的样子,自己也受不了,二人一夜云雨。第二天,两个人上班,在上班的时候。孙康正在做工作,樱梦趁孙康一个人在办公室的时候,到孙康办公室。樱梦这天穿着红色吊带超短连衣裙,腿上穿了一双黑色丝袜,脚上穿的黑色高跟鞋。樱梦脸红红,性感修长的双腿不停交叉磨蹭,咬着唇不安分地对孙康说:“孙康。”“嗯?”孙康忙着看文件,头也不抬地问。“你给我吃的什么药啊?我走路阴部都受刺激,走几步路流了好多水,腿都软。同事一不小心碰一下我的乳头,我……我老半天才能平复下来。”樱梦皱着可爱的眉头,又羞又窘迫地说,双腿就没停下互相磨蹭。“不是吧!这药这么强?”孙康吃惊地说,“糟了!我肯定是剂量用大了,说明书写的用10毫升,我给你抹了半瓶!”“怎么办?我,我现在好想要!”樱梦本来就水灵灵的一双漂亮大眼睛,此时简直要哭出来,一副我见犹怜的样子,“我的内裤丝袜全湿了,水都顺大腿流到高跟鞋里了。”“不是吧?我看看?”孙康惊讶地起身来看樱梦,果然看见樱梦丝袜上有明显的水迹,樱梦下体的爱液,顺着樱梦性感的穿丝袜的白嫩修长大腿,从大腿根一直流到高跟鞋。“我现在高跟鞋里都滑腻腻的,一身都是味儿!怎办?我这个样子还怎么上班?同事看见怎么办?”樱梦急得欲哭无泪,“而且,我现在好想要!”“宝贝别急。”孙康赶紧抱着樱梦,说,“没事,媳妇儿你的味儿最香了,我最喜欢。”说着孙康抱着樱梦亲了一口:“你现在这样子太迷人了!”“怎么办?!”樱梦快急哭。“那媳妇儿你想怎么办?”“我,我现在想被你狠狠滴蹂躏,践踏,操!怎么淫贱怎么来!”樱梦发情地一口吻住孙康,用手摸到孙康下体。听到一向知性文雅,害羞保守的媳妇儿说出这种话来,孙康自己都吓一跳:“媳妇儿,好媳妇儿,先停下,这是公司,不能这么来,这样我们先请假一天回家,好嘛?”“嗯。”樱梦乖乖点头,眼里想要喷出火来。“这次玩大了。”孙康吐吐舌头,去请假。孙康和樱梦请假回到家,樱梦刚刚回家就开始脱衣服,不等到床上,孙康和樱梦就火热地交缠在一起,两人云雨一番,都泄了三次。孙康喘粗气,问樱梦:“哈,哈,媳妇儿,你真带劲,现在好些了吗?”樱梦咬着唇,不好意思地用水汪汪的大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孙康:“泄了三次,我还想要。”孙康说:“媳妇儿,你这眼神太吓人了,好像狼一样!”“那就驯服我,鞭打我,蹂躏我,征服我!”樱梦每说一句,就爬着逼近孙康一步。孙康说:“媳妇儿,我错了,我不该给你下药。”“晚了!你想怎么玩,都随你,我还要!”樱梦直接凑到孙康面前,面对面地说,说着樱梦笑了起来,“啊,对了!你不是一直都想要把我捆起来玩吗?随你玩,怎么样?!”孙康看着凑到自己面前,鼻子挨着鼻子的樱梦绝美的脸,说:“真的?”“嗯!不是想捆我吗?来呀?!不是想要我跪在你面前吗?我跪好了。”樱梦说着直起身,乖乖跪在地上,把手背在身后,说,“只要老公继续给我大肉棒,怎么都行。我爱老公的大肉棒!”孙康把樱梦的双手,放在身前捆在一起,然后吊起来。樱梦直挺挺地,赤身裸体被吊捆起来。孙康拿着鞭子,试探性地抽了樱梦一鞭子。不料樱梦竟然不喊痛,要是往常樱梦早痛哭了,可是这次,樱梦竟然发出了酣畅淋漓的畅快浪叫呻吟。孙康问:“媳妇儿,什么感觉?”樱梦说:“鞭子打在身上,痒痒的,就好像蚂蚁爬,然后这种痒,扩散到全身,激起我的性快感,好舒服!开始有一点痛,接着就转成快感,好像可以止下身的痒,又好像好舒服,就像你插我,和我做爱一样!”“真的?这药这么神奇?说明书写这药能让擦了这药的女人,把痛感变成快感,让擦了药的女人成为追逐痛与快乐的雌兽,原来是真的?!”孙康惊讶地说。樱梦说:“别废话,是男人,就抽我!不要停!”“等等,先给我戴上塞口球,下面给我穿上内裤,内裤里要插一个假阳具,就像你给我看的A片里那样。我要,快点,老公。”雪白娇躯被直直吊捆着,好像一条鱼的樱梦,可怜巴巴地说。孙康赶紧拿出塞口球给樱梦戴上,然后给樱梦套上一条内裤,在内裤里,给樱梦插上一根电动假阳具,开到最大。“呜,喔~!”樱梦的嘴里发出好像雌兽的大声的浪叫呻吟,可以看出樱梦非常的享受。孙康做完这些,拿起鞭子,恨恨地说:“嘿嘿,这下老婆你任我宰割了吧?平时的不满,都可以发泄出来了,哈哈哈。”孙康说着抡圆了鞭子,可劲地抽樱梦雪白的身躯。樱梦竟淫水直流,畅快地大声浪叫,因为快感太强烈,身体索索地发抖,连脚趾头都抓紧了,脚背都绷直了。樱梦舒服得手捏成拳头又松开,然后又捏成拳头,浪叫更是一声高过一声,舒服得不断呻吟。可是孙康一停下鞭子,樱梦的浪叫呻吟就渐渐小声或停下来。而孙康一鞭狠狠打在樱梦身上,樱梦就又舒服浪叫起来,浑身都舒服得颤抖痉挛了。“叫你不洗碗!叫你碎碎念!叫你不听话!叫你不洗衣服!我把你伺候得那么好,你还对我同事帅哥抛媚眼,弄得他们一个劲盯着你看!……”孙康一边使劲抽樱梦,一边嘴里气愤愤地骂。孙康恶狠狠地鞭打樱梦,樱梦却很舒服,丝毫没有痛感。孙康用的鞭子也是不留伤痕的那种。孙康打了十几分钟,有些没趣。孙康自己累得气喘如牛,说:“好吧,其实老婆你没什么缺点,实在没什么好数落的。原来我对老婆你没什么积怨,要是你能没事再对我多卖卖萌就好了。”樱梦也娇喘吁吁,身下的淫水竟然打湿了好大一片地。孙康握着樱梦下身的按摩棒,使劲捅,樱梦被捅得浑身痉挛颤抖,高声大叫,没几秒,樱梦就高潮了。孙康把樱梦轻柔地放下来,樱梦软软地倒在自己的一滩爱液里,轻声喘息。孙康把捆樱梦的绳子解开,也坐下喘气。樱梦歇了一会,吃力地爬起来,趴在孙康双腿间,含住孙康的小弟弟给孙康口交,对孙康说:“老公谢谢你,我爱你。我萌吧?”孙康摸摸樱梦的头,说:“老婆是最漂亮的大眼大胸白美萌妹。”“哈哈。”樱梦津津有味地吸允孙康的大肉棒,说,“我觉得药力消退不少,再给我一发吧,好不好?老公?”“我错了。”孙康哭笑不得。孙康和樱梦又做了一次,两个人休息了半小时。樱梦对孙康说:“老公,催情药药力没了。”孙康说:“真的?太好了,我还以为真的要持续一个月呢?”孙康累得有气无力。“哈哈,老公你这样真可爱,以后我每天都要把你榨干。明天和我做爱,别去上班了好吗?”“不是吧?我不上班拿什么养你啊?”“我可以自己养自己,老公也被我养在家里吧?”“我错了,媳妇儿,我不该对你用药。”“忏悔无效。睡吧,老公,我累了。”“我也累了。”孙康和樱梦裸身相拥而眠一夜。第二天,樱梦的药力消退了,二个人一起上班去了。“你对我做了什么?!”樱梦惊呼。“额,给你吃了抹了一点‘巴塞罗拉’,一种新型的催情药物,能让你一个月里保持敏感和性欲高涨。”孙康说。“噢,不!你怎么敢?!”樱梦双手抱着身子喊道,“噢,不,好糟糕!”“额,你怎么了?”孙康关切地问,“你的脸好红。”“我感觉很糟糕,我好热,浑身燥热。下体,下体……”樱梦羞涩扭捏地说。“怎么?”孙康关心地问,“难道药吃坏了?!”“噢是的!你要负责任!”樱梦撩了撩头发,把孙康按倒在床上,跨坐在孙康身上,俯下身在孙康的耳边,火辣娇羞,半带乞求地低语说,“我下体已经湿透了,我要,我现在就要……我受不了了,好痒。”“什么?我没听清。”孙康装模作样地说。“我说,我受不了了!”樱梦窈窕的身子,坐在孙康身上扭来扭去不安分地说。“你说要什么?”孙康坏笑着问。樱梦不再多说,抬起丰满臀部,把孙康的腿按得伸直,然后樱梦一屁股坐在孙康的小弟弟上,一边超性感地娇吟喘息,一边扭动翘臀,用胯间的阴部,使劲来回摩擦孙康的小弟弟。孙康被磨得情欲高涨,看着樱梦发情的样子,自己也受不了,二人一夜云雨。第二天,两个人上班,在上班的时候。孙康正在做工作,樱梦趁孙康一个人在办公室的时候,到孙康办公室。樱梦这天穿着红色吊带超短连衣裙,腿上穿了一双黑色丝袜,脚上穿的黑色高跟鞋。樱梦脸红红,性感修长的双腿不停交叉磨蹭,咬着唇不安分地对孙康说:“孙康。”“嗯?”孙康忙着看文件,头也不抬地问。“你给我吃的什么药啊?我走路阴部都受刺激,走几步路流了好多水,腿都软。同事一不小心碰一下我的乳头,我……我老半天才能平复下来。”樱梦皱着可爱的眉头,又羞又窘迫地说,双腿就没停下互相磨蹭。“不是吧!这药这么强?”孙康吃惊地说,“糟了!我肯定是剂量用大了,说明书写的用10毫升,我给你抹了半瓶!”“怎么办?我,我现在好想要!”樱梦本来就水灵灵的一双漂亮大眼睛,此时简直要哭出来,一副我见犹怜的样子,“我的内裤丝袜全湿了,水都顺大腿流到高跟鞋里了。”“不是吧?我看看?”孙康惊讶地起身来看樱梦,果然看见樱梦丝袜上有明显的水迹,樱梦下体的爱液,顺着樱梦性感的穿丝袜的白嫩修长大腿,从大腿根一直流到高跟鞋。“我现在高跟鞋里都滑腻腻的,一身都是味儿!怎办?我这个样子还怎么上班?同事看见怎么办?”樱梦急得欲哭无泪,“而且,我现在好想要!”“宝贝别急。”孙康赶紧抱着樱梦,说,“没事,媳妇儿你的味儿最香了,我最喜欢。”说着孙康抱着樱梦亲了一口:“你现在这样子太迷人了!”“怎么办?!”樱梦快急哭。“那媳妇儿你想怎么办?”“我,我现在想被你狠狠滴蹂躏,践踏,操!怎么淫贱怎么来!”樱梦发情地一口吻住孙康,用手摸到孙康下体。听到一向知性文雅,害羞保守的媳妇儿说出这种话来,孙康自己都吓一跳:“媳妇儿,好媳妇儿,先停下,这是公司,不能这么来,这样我们先请假一天回家,好嘛?”“嗯。”樱梦乖乖点头,眼里想要喷出火来。“这次玩大了。”孙康吐吐舌头,去请假。孙康和樱梦请假回到家,樱梦刚刚回家就开始脱衣服,不等到床上,孙康和樱梦就火热地交缠在一起,两人云雨一番,都泄了三次。孙康喘粗气,问樱梦:“哈,哈,媳妇儿,你真带劲,现在好些了吗?”樱梦咬着唇,不好意思地用水汪汪的大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孙康:“泄了三次,我还想要。”孙康说:“媳妇儿,你这眼神太吓人了,好像狼一样!”“那就驯服我,鞭打我,蹂躏我,征服我!”樱梦每说一句,就爬着逼近孙康一步。孙康说:“媳妇儿,我错了,我不该给你下药。”“晚了!你想怎么玩,都随你,我还要!”樱梦直接凑到孙康面前,面对面地说,说着樱梦笑了起来,“啊,对了!你不是一直都想要把我捆起来玩吗?随你玩,怎么样?!”孙康看着凑到自己面前,鼻子挨着鼻子的樱梦绝美的脸,说:“真的?”“嗯!不是想捆我吗?来呀?!不是想要我跪在你面前吗?我跪好了。”樱梦说着直起身,乖乖跪在地上,把手背在身后,说,“只要老公继续给我大肉棒,怎么都行。我爱老公的大肉棒!”孙康把樱梦的双手,放在身前捆在一起,然后吊起来。樱梦直挺挺地,赤身裸体被吊捆起来。孙康拿着鞭子,试探性地抽了樱梦一鞭子。不料樱梦竟然不喊痛,要是往常樱梦早痛哭了,可是这次,樱梦竟然发出了酣畅淋漓的畅快浪叫呻吟。孙康问:“媳妇儿,什么感觉?”樱梦说:“鞭子打在身上,痒痒的,就好像蚂蚁爬,然后这种痒,扩散到全身,激起我的性快感,好舒服!开始有一点痛,接着就转成快感,好像可以止下身的痒,又好像好舒服,就像你插我,和我做爱一样!”“真的?这药这么神奇?说明书写这药能让擦了这药的女人,把痛感变成快感,让擦了药的女人成为追逐痛与快乐的雌兽,原来是真的?!”孙康惊讶地说。樱梦说:“别废话,是男人,就抽我!不要停!”“等等,先给我戴上塞口球,下面给我穿上内裤,内裤里要插一个假阳具,就像你给我看的A片里那样。我要,快点,老公。”雪白娇躯被直直吊捆着,好像一条鱼的樱梦,可怜巴巴地说。孙康赶紧拿出塞口球给樱梦戴上,然后给樱梦套上一条内裤,在内裤里,给樱梦插上一根电动假阳具,开到最大。“呜,喔~!”樱梦的嘴里发出好像雌兽的大声的浪叫呻吟,可以看出樱梦非常的享受。孙康做完这些,拿起鞭子,恨恨地说:“嘿嘿,这下老婆你任我宰割了吧?平时的不满,都可以发泄出来了,哈哈哈。”孙康说着抡圆了鞭子,可劲地抽樱梦雪白的身躯。樱梦竟淫水直流,畅快地大声浪叫,因为快感太强烈,身体索索地发抖,连脚趾头都抓紧了,脚背都绷直了。樱梦舒服得手捏成拳头又松开,然后又捏成拳头,浪叫更是一声高过一声,舒服得不断呻吟。可是孙康一停下鞭子,樱梦的浪叫呻吟就渐渐小声或停下来。而孙康一鞭狠狠打在樱梦身上,樱梦就又舒服浪叫起来,浑身都舒服得颤抖痉挛了。“叫你不洗碗!叫你碎碎念!叫你不听话!叫你不洗衣服!我把你伺候得那么好,你还对我同事帅哥抛媚眼,弄得他们一个劲盯着你看!……”孙康一边使劲抽樱梦,一边嘴里气愤愤地骂。孙康恶狠狠地鞭打樱梦,樱梦却很舒服,丝毫没有痛感。孙康用的鞭子也是不留伤痕的那种。孙康打了十几分钟,有些没趣。孙康自己累得气喘如牛,说:“好吧,其实老婆你没什么缺点,实在没什么好数落的。原来我对老婆你没什么积怨,要是你能没事再对我多卖卖萌就好了。”樱梦也娇喘吁吁,身下的淫水竟然打湿了好大一片地。孙康握着樱梦下身的按摩棒,使劲捅,樱梦被捅得浑身痉挛颤抖,高声大叫,没几秒,樱梦就高潮了。孙康把樱梦轻柔地放下来,樱梦软软地倒在自己的一滩爱液里,轻声喘息。孙康把捆樱梦的绳子解开,也坐下喘气。樱梦歇了一会,吃力地爬起来,趴在孙康双腿间,含住孙康的小弟弟给孙康口交,对孙康说:“老公谢谢你,我爱你。我萌吧?”孙康摸摸樱梦的头,说:“老婆是最漂亮的大眼大胸白美萌妹。”“哈哈。”樱梦津津有味地吸允孙康的大肉棒,说,“我觉得药力消退不少,再给我一发吧,好不好?老公?”“我错了。”孙康哭笑不得。孙康和樱梦又做了一次,两个人休息了半小时。樱梦对孙康说:“老公,催情药药力没了。”孙康说:“真的?太好了,我还以为真的要持续一个月呢?”孙康累得有气无力。“哈哈,老公你这样真可爱,以后我每天都要把你榨干。明天和我做爱,别去上班了好吗?”“不是吧?我不上班拿什么养你啊?”“我可以自己养自己,老公也被我养在家里吧?”“我错了,媳妇儿,我不该对你用药。”“忏悔无效。睡吧,老公,我累了。”“我也累了。”孙康和樱梦裸身相拥而眠一夜。第二天,樱梦的药力消退了,二个人一起上班去了。
上一篇:尾随丝袜美女 下一篇:被乞丐輪姦

百度  神马  搜狗  好搜 手机百度 返回首页
下药以后 喜欢本站收藏并转发 www.niyipao.com
声明: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华人服务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,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!